Monday, March 30, 2009

纪念黄妈妈


和蔼可亲的黄妈妈很福态,她的脾气超好,对人非常有爱心,她每天脸上都是笑眯眯的.
我和黄妈妈的儿子益昌,是同校同学,海童军同队,也是死党好朋友.
黄妈妈的家就在我们的学校附近,同校的几个死党同学都喜欢下课后去他家闲坐.黄妈妈很疼爱她的孩子,对我们这些晚辈她也都一样的照顾.有时候我们会翘课溜去她家玩,黄妈妈会故意装着不知道,让我们在家坐上一会,她再笑眯眯的劝导大家要以课业为重,鼓励我们快快上课去.一班同学朋友死党里面数我的脸皮最厚,最常到黄妈妈家开伙,常常不请自来,还老实不客气,吃饱喝足拍拍屁股闪人.有一次我摆了一个大乌龙,那天我竟然比他们家的孩子还早开饭,犹如饿鬼投胎,风卷云去后,饭菜竟然所剩无几,让晚回来的孩子们没得吃,害得黄妈妈还要重新起灶再煮过.我有一次和家人闹别扭后翘家跑去住在她们那,黄妈妈知道后不但没赶我走,还把我当成她自己的孩子来养,最后还是黄妈妈苦口婆心,好言好语开導我,把我给劝回家.
1977年我和黄妈妈合照

13 comments:

  1. 典型70's的飞仔造行!!
    女的都是迷你裙。。。。。

    ReplyDelete
  2. 哈哈。。。早在七十年代,你已开始穿露胸装了。。。好in。^_^

    ReplyDelete
  3. 帶刺の蝴蝶:
    17嘛!青春不留白!哈哈!

    黛丝:
    可见你是我那代的人。我们称之“榴莲仔”。

    花木兰:
    今天这是第一露。。。乳沟!哈哈哈!

    ReplyDelete
  4. 阿伯阿伯,soli啊。。我是那年代的小妹妹。。。
    迷你裙也一定会穿滴。。。。。
    看你那老大样,我可要称你为大哥哥。。。。。
    哈哈哈哈哈。。。。。

    ReplyDelete
  5. 没找你去拍《色戒》真浪费。。。闪~~~~~~~~

    ReplyDelete
  6. 哈哈哈哈哈哈。。。我也~闪~

    ReplyDelete
  7. 黛丝:
    想当年...哈哈哈!
    说实在的,黄妈妈真的很随和,每天被我们这些榴莲骚扰也还是笑眯眯的.

    过路人:
    才说你是"过路侠",怎么一转眼就变成"过路骚"呢?

    小路:
    不闪可就被"骚"到啦!

    ReplyDelete
  8. 当年的阿伯真敢露:p
    这样穿的男生我们都有点怕怕,
    因为他们有点坏坏,
    哈哈哈。。。

    ReplyDelete
  9. mary:
    当年的啊伯是喜欢耍流氓,结果被惨扁,还被剃光头。哈哈哈哈!但是本性还OK啦!尤其对女生,啊伯可是最怜香惜玉的啦!

    ReplyDelete
  10. Thank you Peter for the posting this old photo that ready recall our old time and also to commemorate my Mum. that also inspired me a lot of memory needed to be treasured.

    ReplyDelete